日产汽车公司前会长卡洛斯•戈恩在接受中东媒体的采访,对预备从日本逃亡时承认地称:“建立了可以和在日本国外的人取得联系的机制。”中东卫星电视台阿尔阿拉伯11日播放了采访。对于被起诉的事件,他表示“这是一个阴谋”,和以前一样否认了罪行。采访在沙特阿拉伯时光11日晚10点(日本时光12日上午4点)之后约播放了1个小时。身着淡蓝色衬衫和黑色西装接受采访的戈恩前会长,比1月召开记者款待会时头发略微短了一点,脸看起来像是晒黑了。采访是用阿拉伯语进行的,戈恩前会长还用手势交谈,采访开始时用日语说“早上好”。戈恩前会长就逃亡前的情况解释道,“不同意携带智能手机,通话被监听,(外出时)被跟踪”。当被问及他们是如何逃亡的时候,他回答说:“我们建立了一个可以和在日本国外的人取得联系的机制。因为谁都不想卷入惊险之中,所以不说详细内容”。(波士顿10日路透社)唐纳德·凯贝尔治安法官于10日表示,对于日产汽车公司前会长和2名协助卡洛斯•戈恩逃亡的美国嫌疑人,由于逃窜的可能,无法保释。日本政府要求5月在马萨诸塞州被逮捕的美国陆军特别部队格林贝雷原队员迈克尔·泰勒和其儿子彼得·泰勒的身份交出。凯贝尔法官指出,迈克尔涉嫌用“最巧妙且谋略的手段”关怀被告高恩逃亡,除此之外,还从被告高恩那里获得了相当于86万美元的资金等,逃亡资金也相当丰盛。泰勒父子的律师对此没有发表评论。马萨诸塞州联邦地办法院的塔尔瓦尼法官9日驳回了两名嫌疑人的早期保释请求。塔尔瓦尼法官预定于7月28日再次审理。【开罗独特社】中东卫星电视台,阿尔阿拉伯在12日之前,对逃亡黎巴嫩的前日产汽车公司会长卡洛斯•戈恩进行了采访。被告就协助自己逃亡的两名美国嫌疑人于5月在美国被拘留一事表示,“虽然不能说出口,但我想向关怀过我的人求助。”在11日播放的采访中,被告以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等罪名再次主张自己的事件是日本方面的“阴谋”。在逃亡之前,他表示“构筑了和日本国外的人联系的系统”。此外,他还向支援者表示,“我们将对其忠诚人进行金钱支付”。卡洛斯•戈恩前日产汽车公司会长向关怀逃离日本的一方汇款了86万美元(约9250万日元)。7日,依据美国检察官向法院提交的文件,布鲁姆伯格表示,“戈恩前会长去年10月以分两次汇款的方式向美国的一家名叫普罗莫特福克斯的公司汇款了86万美元”。普罗莫特·福克斯是日本政府以协助戈恩前会长逃脱的嫌疑向美国政府提出逮捕和交割请求的两人中一个嫌疑人彼得·泰勒设立并运营的公司。戈恩前会长去年12月在保释中躲在乐器搬运用的箱子里逃出了日本。戈恩前会长向关怀逃脱的嫌疑人泰勒汇款大约两个月后。另外,嫌疑人泰勒经营的普罗莫特福克斯是去年1月在美国马萨诸塞州设立并申报的新生公司。美国法院为了决定是否将嫌疑人泰勒和另外一名嫌疑犯送回日本而进行了审理。【评论专栏】走向世界的冲击!在被告戈恩的逃亡剧中思量的“司法”和“国境”的重量出生以来第一次的海外旅游是在大学时代背着一个大背包,一边寻寻当天住宿的欧洲。发给我的旅游社说的话是“生命之后最重要的东西是护照”。我记得有好几次被提醒过,假如没有那个就不能越过国境,也不能回国。■除夕夜冲击性飞驰的“大逃亡”在日本随即迎来令和初正月的2019年年末,有一位不知何时越过了国境的人物。虽然那也是保释中的嫌疑者。日产汽车的前会长卡洛斯•戈恩被告。这部“逃亡剧”给除夕夜的街道带来了巨大韵冲击。当日本刚开始知道“我现在在黎巴嫩”的声明的时候,我想无数人都会斜着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特别渎职等罪名被起诉并正在保释的被告,为什么会闪现在中东的黎巴嫩呢?■像奥运会的马里奥一样?在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闭幕式上,扮成马里奥的安倍晋三首相以与介绍影像联动的形式从日本向里约热内卢横渡地球的形象登场,其原因与此不同。不能从地底穿过去。护照顾该是律师团作为保释条件保管的,原本全世界都有那么多知名的人在出国手续上是不会放过的。即使是扮演像以前保释时那样的“作业员”形象。在日本这个法治国家是不可能发生那种事的。不,但是发生了。■至今仍充满谜团的逃亡剧当初报道“被告戈恩出国”的一部分媒体也开始改口说“逃亡”而不是“出国”。逐渐明朗的逃亡剧的实际情况,简直就像电影或电视剧一样。在东京的戈恩被告乘坐新干线进入大阪,在酒店隐藏在大箱子里,前往关西机场。他们乘坐私人喷气式飞机在那里等候,前往了经由土耳其。私人喷气式飞机的话,因为保安检查是交给机长的,所以也没有x光检查。虽然从日本出境明显是非法的,但有消息称,进入黎巴嫩是通过另外一个护照合法进行的,也有消息称“护照没有使用”。假如让我用戈恩被告持续批评司法制度等的“日本”这个国家的谚语来比喻的话,我觉得全部都是“被狐狸迷住了”的感觉。生肖里没有“狐狸”。■抽象的黎巴嫩记者款待会戈恩被告于2020年1月8日在逃亡地黎巴嫩首都贝鲁特进行了记者款待会。虽然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但是约2个半小时的见面会内容是“gorn独演会”的样子,主要是对日本的司法制度和日产汽车的旧经营阵容的批评。关于最想知道的逃窜办法完全没有说。另外,关于与自己的逮捕起诉相关的日本政府相关人员,也以“照顾黎巴嫩政府”为理由没有发布姓名。虽然反复主张逃亡的正当化,但不得不说是缺乏具体性。■有罪?无罪?事实上,等待着很难的审判。假如戈恩被告没有离开日本,今年春天也预定进行首次公审的案件的审判,即使在专家之间也认为“犯罪事实还没有确立”,甚至有可能被判无罪,这是一个很难的审判。关于干部酬劳的虚假记载,还有关于特别渎职,戈恩辩护方认为“没有事实”,会对发生的事情进行争论。正因为如此,与其在逃亡地提出抽象的主张,还不如在法庭上堂堂正正地陈述自己的主张,这样更符合至今为止的“人格格调”。这是自始至终为自己辩护的记者款待会,甚至在法国等海外媒体上也有淡漠的看法。最重要的是,假如法庭就这样消逝的话,整个案件的真相就无法预测了。通过这种逃亡国外,正在保释的被告可以通过审判是在司法历史上不应该的。另一方面,如何监视保释中的被告等制度修改的讨论也会越发加快吧。■国际社会注视着从被全世界注目的逮捕剧开始已经过了一年多了。为了查明事件的真相,日本政府应该强烈要求黎巴嫩政府引渡被告。假如不是那样的话,那么“法治国家”到底是什么呢?我国的制度本身就被简单地否认了。而且,“国境”的份量和意义也发生了巨大的摇晃。世界注视着那个。“继生命之后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护照”,这是昭和时代被一下子远离的错觉所折磨的令和(2020年)第一个新年。被告戈恩“逃亡故事电影化”,喷气式飞机公司干部在法庭上作证(伊斯坦布尔3日路透社)-日产汽车(7201.t)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因涉嫌参与从日本逃亡黎巴嫩的事件,被土耳其当局拘捕的私人喷气式飞机运营公司的干部3日在伊斯坦布尔的法庭上作证,被戈恩报告称,逃亡剧将在好莱坞拍成电影。在这个事件中,土耳其mng喷气式飞机的干部和4名驾驶员于1月被拘留,以参与偷渡罪被起诉。另外,由于没有报告犯罪,2名客舱乘务员也被起诉。但7人均主张无罪。mng jet的营业部长,被告冈恩•阿虚•塞门在法庭上作证,从安排飞机的黎巴嫩的中间人那里听到了被告戈恩乘坐飞机的电话。被告人京塞门在那之后,与抵达伊斯坦布尔的飞机会合,并与被告人一起前往贝鲁特。戈恩除了询问飞机费用外,还表示“关于好莱坞的制作人说想把这个逃亡电影化”。被告戈恩的律师对此没有评论。取得功名后惨遭“逼宫” ,“救世主”戈恩毕竟该如何评价?“假如我失败了,我就变成哲学家。但假如我成功了,这将是本世纪汽车行业最大的成功之一。”前任法国雷诺公司与日本日产公司“双ceo”的卡洛斯·戈恩所说之口。戈恩个人神秘色彩还在业界因这句话而被广泛视作汽车经理人的最佳典范。戈恩是一个传说人物“11月19日,在羽田机场,戈恩因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过度申报自己的酬劳,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被逮捕。”铺天盖地的新闻,一时光汽车业界圈哗然。在戈恩长达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屡次曾经塑造的“成功”是他人有所不能及,特别在日本即使破产的时候,戈恩的一系列变革,取得了显著成绩。得到了汽车业界的认可。功名取得越多,重得越重。戈恩成为囚犯,可怜却连“哲学家”的梦也没圆成了。 戈恩的罪与功日产公司总部进行的记者会上,日产汽车公司社长西川广人列举了戈恩的三大罪状:第一,少申告收入。戈恩在过去5年中,从日产汽车公司领取了99亿日元(约6亿元人民币)的酬劳,不知何必他却指示部下做手足,在公司的财务报表《有价证券报告书》中,只写了49亿,隐瞒了整整50亿日元(约3亿元人民币)的收入。第二,搞独立王国。戈恩搞个人专制,将日产汽车公司建为“戈恩王国”,否认并抹杀日产的传统与尊严。第三,他竟然动用公款用于私人投资。依据日本法律,假如戈恩的罪名成立,他将面临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被追缴巨额税款和罚金。在日方的追责中,戈恩的功劳一夜之间好象化为乌有,曾经临近破产的日产汽车,现已到达圆满的日产汽车而言,戈恩的功劳却是印在日产汽车企业史册中将不容忽视。不管专制也是好,将日产汽车公司建为“戈恩王国”也好,使企业起死回生,这就是硬道理。一家接近破产,债务累累的企业,已经没有尊严而言。打破传统的治理体制,进行全面变革,即使否认和打破传统的旧体制。使企业蒸々日上,也不能成为一条罪名。戈恩毕竟有多成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我们从各式各样的资料中不难看到,传说人物一一戈恩,曾用种种不为常人难以想象的颠覆性的作为造就了一个难以复制的光辉履历,也操纵了日产“圆满之路”的关键程序。让我们一起回顾:1999年,时任雷诺汽车公司ceo的戈恩花了52亿美元,对日产及日产在欧洲的五个财务子公司的收购交易。当初日产经营治理阵的官僚主义严峻,生产成本严峻失控,再加上经营方针的失策。在日产疆化的传统和尊严指导下,背负高达21000亿日元的债务濒临破产,传说人物一一戈恩的闪现无疑给了日产一条生机活路,也在那一刻戈恩接到了为日产“治病”的上方宝剑。变革创新,使日产走出逆境日产经营最核心的问题是什么?也许戈恩也不清楚。但他制订了一套自称“科学家的精神”对日产上高下下做了一番调查。最终断定日产以“内部缺乏危机意识”的结论。戈恩採用了一次大刀阔斧的变革,并以剔减生活成本为中心,全企业着手对操纵采购成本、减少销售成本、精简人员减少治理成本……。不到两年的时光,戈恩让几近破产的日产依赖科学的治理体制,使日本人自己的力量再次实现首次盈利,走出逆境,回到了正常的生产轨道。时至今日,由戈恩一手组建的雷诺-日产-三菱新联盟已经可比丰田汽车、群众汽车。从这一点也说,戈恩是有不可磨灭的功勋。戈恩罪与功成了当下汽车业界圈内的争论话题,在戈恩沾沾自喜,任意妄为时却遭遇“腹背受敌”的境遇时,也有人认为“戈恩的功大于过”。那么对于戈恩的罪与功该如何做出最终定论?又该不该原谅戈恩?戈恩该如何自我救赎?戈恩取得变革成功后,他却在这时候“阴沟里翻船”。表面上一切看似来的突然,实际上却已是内部“蓄谋已久”。 据日产汽车表示,“内部已经对戈恩进行了数月调查。”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西川社长也承认,是有内部揭发。显然,这样的说法多少透露着一些“阴谋论”的意味。追踪起原由,还要回来到两年前,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组建,以及出台的庞大开展规划—— “联盟2022”。自此,戈恩就有计划流露出将雷诺日产合并为世界最大的汽车发明商的意愿,关于雷诺-日产的合并风闻也此起彼伏。也就是说,戈恩动了不该动的蛋糕。但在去年4月接替戈恩成为日产汽车新任首席执行官的西川广人并不赞成这一说法,他向来强调要保持日产汽车作为日本第二大车企的独立性。并且在今年5月还正式否认正在进行合并谈判。值得注意的是,经过19年的开展蜕变,曾经濒临破产的日产汽车已经从奄奄一息的病猫摇身一变威风凛凛的老虎。数据是最有力的证明,2017年,日产汽车累计销量为582万辆,在新联盟中占比超过50%。重获新生的日产汽车向来想改变在联盟中不平等的地位,因此“脱离联盟”是日产汽车今后的开展之路,并已经提上日程,“保卫日本汽车业”也早已成了日本汽车产业界乃至日本政界的共识。而回来到“戈恩被捕”一事,说白来讲,偷税漏税的事件在汽车圈内获得灰色收入的通常做法。戈恩之所以被下“重刑”,多半是栽在了联盟内部的“宫斗”中。因为戈恩被捕一事是由日本特搜部亲自操刀,好比古时的“锦衣卫”,背后的金主应该不是政府就是财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戈恩在重重纠纷中被摆了一道,成为了人们最不想看到的“出局者”。可当有人为戈恩喊冤时,戈恩真的像人们所说的蒙冤了吗?偷税漏税已是不争的事实,戈恩以自愿同行方式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带走,已经为这一罪名敲下实锤。与此同时,惊险的工资一条也是车企背后福利潜规则的拷问。假如企业用更阳光的方式让车企大佬们付出和回报成正比,会不会弱化这种暗地里的潜规则?会不会让“戈恩们”远离这种所谓的“冤屈”?当蛀虫不在,汽车产业是否会迎来越发健康的开展?兴许意外事发的戈恩也许会考虑这些问题。但对于戈恩来说,是非成败转瞬即空,在解救日产之后,却被身陷囹圄的戈恩该如何才干救赎自己?在为企业鞠躬尽瘁后,却被剥夺成果。世界上没有永恒的功勋,惟独始终的利益。急流勇退,才是自我爱护的唯一途径。这一点才更为令人焦虑和必须清楚地认识。(陈玮,依据有关资料而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