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美国逮捕了一对父子,其中父亲迈克·泰勒是美国前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成员,儿子比特·泰勒是一家安保公司的创始人,他们在今年1月1日,关怀原日产总裁戈恩从日本偷渡到黎巴嫩。日产汽车前总裁卡洛斯·戈恩因为经济问题,在家中被日方严密监视,他雇佣团伙假借圣诞表演的方式,钻入乐器箱子搭乘飞机逃离日本,最终回到了黎巴嫩,出演了一幕惊心动魄的“东京大逃亡”。戈恩为什么会被日本扣押和监视?他又为什么会挑选逃窜?日产汽车前总裁卡洛斯·戈恩11997年,日产汽车由于经营不善而濒临破产,日方欲发售日产股份来拯救日产。当时,德国奔走与美国福特都故意收购,但日本政府则尽量将这两家企业排除,因为日本担忧国际汽车巨头一旦进入,会导致日产被吞并,所以最后寻了一家规模适中的雷诺汽车。日本的算盘是,雷诺的规模不大不小,等到日产恢复正常经营之后,再渐渐设法回购股份。随后雷诺委派卡洛斯·戈恩入主日产汽车。戈恩的经历很传说,戈恩在巴西出生,父亲是黎巴嫩商人,母亲是法国人,6岁时移居黎巴嫩,之后在法国求学。先是在米其林集团公司工作,1996年,出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1999年,在雷诺完成对日产的股权收购后,戈恩进入日产董事会,并担任ceo。戈恩到任之后,开始大刀阔斧的变革。日产汽车的主要供应链都在本土,减少了一半供应商,收回原来日产补助配套商的贷款,在3年内裁员21000人,关闭了5家工厂。戈恩雷厉风靡的变革引发日本社会极大的震动,因为他的变革与传统的日本式经营格格不入,其实也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虽然原来企业濒临破产,但原先的治理层并没有方法发展如此大幅度的变革。所以,戈恩在日本社会获得两类很极端的评价:一是将其视为解救日产汽车的“神秘小子”。另一个评价,则认为他是一个手段毒辣的经营者,不折不扣的“成本杀手”。在戈恩任内,日产不但恢复了原来的产量,而且推动日产实现国际化,日产延续十几年的业绩不断扩大;对中国投资也比较积极,这也是它的全球化战略比较成功的一部分。2从日产的业绩可以看出,戈恩的竞争手段还是比较高超的。为什么戈恩与日产最后会各奔前程,乃至反目成仇?2018年11月,戈恩从国外出差回日本的时候,一进入机场,就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带走,理由是涉嫌过少申报自身酬劳约1亿日元——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借口,从法律、财务政策上来看,戈恩都没有违法。后来为了延长对他的拘留,于是寻了一些戈恩的工作失误,或者不甚明了的地方,但实际上这个都不能定罪。但为什么检方向来要坚持将他逮捕?其实此前已早有伏笔。2018年5月,据日本的报纸报道,日本政府跟法国政府在举行关于日产汽车股权问题的谈判,但结果没有谈好。报道的版面并不起眼,近似一块“小豆腐块”,大略报道两次,之后再未举行报道,普通人大略也不会去注意。在2018年11月突然闪现戈恩被捕的新闻,日本媒体一开始也很不懂得,只是是遵循官方口径举行通报,称其是因为偷税漏税才被捕。后来事件背后的纷争,才渐渐浮出水面。2018年,为了振兴经济、促进就业,法国通过新的《公司法》,其中做出一些新规定,诸如法国的大企业不能轻易申请倒闭,需要先告知政府,寻到下家。此外,对于国营企业或国家入股的企业,只要是持股两年以上,股东可以有双倍的投票权。雷诺汽车持有日产44%的股权,反过来,日产惟独雷诺15%的没有决策权的股权。基于法国的新规定,雷诺可以把控日产的所有决策。再尔,法国政府则还拥有雷诺20%的股份,是最大的股东,所以法国想掌控日产的意图可谓昭昭。3日产在戈恩的率领下,经营版图不断扩大。由于日本三菱汽车在闪现安全事故之后,陷入经营危机,日产汽车出资收购了三菱的20%的股份。2016年,雷诺-日产联盟在正式将三菱汽车纳入版图。2017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轻型车总销量为1061万辆,超过丰田、群众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正因如此,法国很想把日产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并让日产在世界各地的几大工厂搬到法国。起初,戈恩站在日产一边,抗击法国政府的做法。而到了2018年的夏天,事情发生了微妙变化,法国政府与戈恩达成对赌协议,法国政府支持戈恩连任雷诺公司ceo,而戈恩则要促成雷诺、日产的合并。一旦实现合并,日本九大汽车厂商将去其二。而且是日本最早的做电动汽车的两家公司,法国同时得到的,还有大量的电动车专利和技术。这是日本绝对不能容忍的。随后日本也采取行动。表面上是以偷税漏税之名扣押戈恩,实际上,这是保卫日本自身的汽车行业的国家策略。日本在戈恩事件中的做法,破坏了企业的国际化进程,是一把双刃剑,自己也损伤也很严峻,现在日产的业绩也一蹶不振。 4对于戈恩事件的看法,日本也有两种对立看法:日本法律界人士认为,这种做法是有法律缺陷的;而产业界或民众则支持政府的行为,认为这是爱护汽车产业,爱护就业机会。当前,世界各地的舆论已进入一种经济民粹主义的思潮,反抗此消彼长。事实是一方面,法律专业是一方面。最后,戈恩用戏剧性的方式逃离日本。因为他自己算了一下,日本司法制度有一个比较奇特的“人质司法”,可以不断地延长拘留时光,所以在缺乏证据、没有定罪的情况下,戈恩被关了300多天。日本的检察机构,一旦立案,调查对象的有罪率将高达99%多,戈恩一旦罪名成立,应该被判处7-8年监禁,整个司法过程起码要5-6年。戈恩表示,自己等到司法裁判和执行,出狱的时候已经八十多岁了。他宁可再闯一闯,逃离日本。戈恩逃亡路线今年5月底,关怀戈恩出逃的两个美国人于美国被捕;7月3日,东京检察机关向美国发出引渡泰勒父子的请求。由于黎巴嫩和日本之间没有引渡条约,所以戈恩临时安全,但东山再起的机会似乎也颇为飘渺。日本戈恩事件,究其本质,即以国家权力干扰司法。在国家博弈之中,戈恩无疑是一个很不幸的牺牲品。